主席再回多儿巷1号
2019-03-29 20:48:57
执笔:杨贵娇

下午4点,主席和夫人刘永清在省委书记娄勤俭、省长吴政隆、市长史立军等陪同下,兴致勃勃地来到多儿巷1号门前,与在此迎候的市委宣传部部长常胜梅、组织部长曹卫东、市住建局局长高卫东、副局长翟健一一握手。激动地上前走:主席好,欢迎主席回家!主席您还记得吗?上次在泰山公园也是我为您讲解的。主席看了看我,边点头边说

进入多儿巷大门,我告诉主席,现在您家里已经根据您12年回来时的回忆进行了原样恢复,主席看到大门旁的二道门恢复后,点点头说,这道门恢复了。然后欣喜往里走去。

进入门,我说:主席,我们根据您的回忆恢复了照厅,您看和当年的一样吗?主席笑着说,既一样,还有点不一样。我追问他哪不一样?主席说,原来这边是封闭的,放些柴火啊什么的,不过现在它要展览呢。现在里面是展品?主席问。我说现在里面是您的户籍,成绩单还有书信。主席您进去看看?说着主席便走进照厅。

 他先走到第一个展柜前,仔细看着展柜里每一个展品,看得极其认真,这时工作人员把主席夫人带到主席跟前和主席一起看。走到第二个展柜,主席看着他的成绩单时,我说主席您数学成绩特别好,都是90几分,学霸啊,主席笑了。

这个是评语,主席指着下一个展品说道。我回答,对,是评语。主席还指着评语单上另一个同学说,他考上了复旦大学。

走到下一个展柜,我指着展柜里的信件说这是您92年写给沈老师的回信。主席说,这是我们的班主任,这封信我那儿都没有。旁边的随从人员开玩笑地说,您写完给老师了,您那儿当然没有。大家笑了。主席接着说,这是我的俄语老师,对我特别好。

这是85年,您写给大浦小学五(3)中队的回信,我指着下一封信件说。主席看了会儿说,对。

接着走出照厅。

院子里放着一本大书,里面都是泰州的老照片,我指着书上的照片说,这是泰州的老中山塔,主席记得吗?主席说,对,中山塔,现在这个塔还在那儿?我回答,是,还在。

走进厅屋,我对主席说,现在您家里添置了些家具,部分还是您家的原物。

这墙上是您父母的照片,还有您小时候的照片。

主席在父母照片面前伫立许久,我说主席您母亲真的好漂亮啊。主席肯定地点点头说,我母亲漂亮。

 接着我们走进西厢房,我问主席,据说这个房间您住过?主席说,对,但我生在那边(边说边指着东边的房间),后来家里要是添人临时来人了,就住这边。这时,主席夫人指着桌上的小箩筐问主席,这个叫什么知道不?主席说叫簸箕。夫人说,不是簸箕,然后笑着追问主席叫什么?主席说,反正我记得我奶奶在里面放好多东西,放些针线啊什么的。看到夫妻俩逗趣儿,大家伙都笑了。

走到东房间,主席说这是我的屋。我问主席,这个家具原来就是这样摆放的吗?

主席说,家具是这样。但是这个房子后面呢有个两层,什么意思呢?中间有一个高一点的大一点,可以在里面睡觉,像隔断一样。

转过身,主席看到墙上的照片,我说主席这是您100天时候的照片吗?好可爱。主席说这张照片我也没见过,但是在有其他孩子的照片里出现过。主席夫人说这不是你吧,不是。主席说有个带尖帽的。这个我就不好说了,因为太小没记忆呢。大家伙此刻也都在开心的说着笑着,出了东屋主席问站在一旁的妹妹,说:锦莱你在家里待的时间长,你看看,是不是我。

来到厅屋的案桌前,我对主席说,这两个花瓶是您家的,还有这个案桌。主席说对,但是好像没那么新。我说因为我们把它清洗了一下就变得像新的了。主席说对,我记得上面有点旧。

说着走出厅屋,台阶很高,我准备扶着主席,主席很轻松的跨过去,说,没事,我可以。几步便走到后院。进入后院,我告诉主席当初那棵移到泰山公园的百年牡丹,我们又从泰山公园给移回来了,就在您家门口,主席很开心。但是他又对我说,那棵牡丹啊,不是在院子里,而是在旁边的庭院,栽在这个庭院里大概有那么一平方多吧,不到两平方,每年开的还可以。到什么时候呢,到五几年,泰山公园希望能有这么一大株牡丹,就做家里人工作,来了好几个人看,公园给国家嘛,给更多的人看到。

主席夫人很是关心主席,总怕主席着凉,跟主席说把衣服披上吧,别冻着。主席说不冷。但是夫人还是担心,坚持让工作人员把主席的大衣披上。

进了堂屋,主席看到屋内的木板墙和地板都恢复了,他看着说,对,是有木板的。然后走进西房间,他说:这是我奶奶住的这个屋子,快高考前啊,奶奶让我住过来,其实我能考上大学,我奶奶她是起了很大作用的。

出西屋径直走到书房,来到书房前面的小天井。主席饶有兴趣地给大家介绍:刚好这几个房子的墙构成了这么一个小天井,这个小天井的好处呢,一个是亮,有光线;另外一个呢,这个天井还防潮,减少这个院儿里的湿度。还有一些花草在墙边。

进入厨房,我说主席这次灶台的方位对了吗?主席很满意的说,对,上次我说了的。这时主席夫人指着灶台旁的小石磨问主席,磨过这个吗?主席说磨过,磨豆腐,还有米粉,现在叫彩儿,我用泰州话和主席说是彩儿粥。主席也用泰州话说,对,彩儿粥。大家都听的高兴地笑了。主席夫人说,听不懂,咋还三个字哈哈。

说着笑着走进柴房,我问主席,您当年是在这里搭了张铺,晚上看书的吗?主席说,对,但没现在这么好看,以前很简易,是用柴火堆的,直接在柴火上搭个铺,那时候家里人多了,我就自己提出来住在这里。

走出柴房,主席看着墙角的花坛说,对,以前也有个花坛,但是种的什么花我记不得了。没现在这么规整。还和我说起那时候家前面有个邻居,中间有个大院落,那时候是大跃进时期。说完,主席开心的说:哎呀,今天说了那么多。笑着走出多儿巷。

站在门口,主席说,谢谢你们做了大量的工作,我说,应该的主席,我就在这工作,主席看看我,然后停下脚步看着我说:这种工作啊,好做也不好做。为什么说好做呢,因为它都是历史的事实,不是空的,不是拍脑袋拍出来的。但是又不好做,因为这么些人做了大量工作的基础上,你还要去深度挖掘,难就难在这个地方。我说:是的主席,我们努力做更好。主席笑着点点头,这时中办人员要给主席在门口拍照,接着大家都分别合了影。把主席送到车前,我说主席再见,主席跟我握手说,再见,谢谢你。

车队离开。

    应用平台
    热点文章